王安石舒州缘

发表时间:2019-07-10

  900多年前,一位千古风云人物在古舒州——潜山这片土地上默默砥砺,他就是王安石。寻访王安石在任之年留下的佳话、史料和遗迹,令人萌生见贤思齐之心。

  皇祐三年,王安石调任舒州通判。新官到任,同僚为他接风,他感慨系之,作《到郡与同官饮》诗。一边是同官款待他的“荒野歌舞犹醉醒,水果山肴同酬酢”,一边是作者本人“自愧多病少欢颜,独负佳宾此时乐”。王安石置身官场,不入俗流。

  大旱之年百姓无法耕种,求雨而不可得,身为地方官员的王安石爱民忧国,急盼甘霖,作《舒州七月十一日雨》说,“行看野气来方涌,卧听秋声落竟悭”,“火耕又见无遗种,肉食何妨有厚颜”,为百姓生产生活而产生的焦急之情和对不关心百姓疾苦的腐败官吏的愤激之情溢于言表。目睹兼并恶演,平民百姓困苦不堪的现实,王安石感叹“三年佐荒州,市有弃饿婴”,极力主张抑制兼并。

  这一时期,为探究弊政根源,王安石深入民间调查,更看清了豪强兼并是造成国弱民穷的主要原因,也更坚定他变法的决心,确定治国理念。《感事》、《发廪》等诗发出“贱子昔在野,心哀此黔首”,“尔来佐荒郡,懔懔常惭疚”,“愿书七月篇,一寤上聪明”的呼喊,表现了关切民生疾苦,主张改革弊政的进步理想。王安石早年执政生涯就闪耀着民本思想的光辉。

  身在舒州,心忧天下。王安石是一位有理想有抱负的政治家,他对一代诗圣杜甫推崇备至。王安石在舒州住处潜楼,利用政务之余辑录一部杜甫诗集,并写《老杜诗后集序》和纪念杜甫的铭文《杜甫画像》,表达了他对杜甫伟大人格的赞颂和仰慕之情,寄托了他远大的政治抱负和批判精神。“青山老更斥,饿走半九州”。“吟哦当此时,不废朝廷忧。常愿天子圣,大臣各伊周。”博大凝重的爱,映衬了杜甫的伟大,也透出王安石追仰先贤的节操。

  王安石离鄞时,文颜博以“恬然自守,未易多得”,力荐他京都任官,朝廷特征王安石召试馆职,王安石以祖母年高,家贫口众,难住京师,辞谢不赴职。在舒州任职时期,欧阳修等人再次荐任谏官,王安石仍是婉拒。在他看来,“戴盆难与望天兼,自笑虚名亦自嫌,稿壤太牢俱有味,可能蚯蚓独清廉。”

  王安石早年入仕,也并非乐意官场,汲汲富贵,主要是为了养家孝亲。到舒州的第二年春天回江宁扫墓,他感慨“轩冕不足乐,终欲老渔樵”。其后多次写诗咏道:“聊为薄宦容身者,能免高人笑我否。看君别后行藏意,回顾潜楼只自羞。”“相着秃发无归计,一梦东南即自羞。”试想如果不是一个清廉勤政有使命感的官员哪会如此知荣明羞!

  安心基层不屑于作秀,务实从政无意邀功请赏,下决心在地方考察时弊,寻求改革之道,谋求济世良方。这些就是古舒州今潜山人感受到的王安石。

  被誉为山水之国的舒州,以灵气滋养了王安石,王安石也终生不能忘怀山水之国的滋养。

  初来舒州,王安石即与友人到山谷流泉考察。皇祐三年九月十六日的题诗曰:“水泠泠而北出,山靡靡以旁围。欲穷源而不得,竟怅望以空归。”山水风光有声有色呈现于前,语调闲淡,韵味深长。晚年被封荆公后,用前韵又做一首:“水无心而宛转,山有色而环围。穷幽深而不尽,坐石上以忘归。”一前一后,境界判然,探索进取的锐意淡出,归隐后的闲适和对故地的依恋淡入。

  舒州有皖山,也叫皖公山、天柱山。王安石留下游览舒州和皖山的诗篇,《望皖山马上作》、《九井》、《壬辰寒食》等,至今读来隽永。离舒之后,王安石难忘故地,又作《别皖潜二山》、《送裴太傅监仙灵观》等,表达了对潜山山水的依恋:“争垒新居惜旧殊,欲辞潜皖更踟蹰。”晚年曾子翌任舒州府掾,他以诗相赠:“……旧游笔墨苔今老,浪走尘沙鬓已斑;揽辔羡君桥北路,春风枝上鸟关关。”对舒州对友人的真切怀念跃然纸上。

  王安石对舒州山水的热爱和眷恋还有更多,如“陈迹难寻天柱源,疏封投老误明恩”,“皖城西去百重山,陈迹今埋杳霭间”。“莫厌皖山穷绝处,不妨云水助风骚”,“他日卜居何处好,溪山还要与君同”等等。

  舒州滋养了中国11世纪的改革家王安石,给他以灵性,以睿智,以刚勇。古舒州潜山土地也因为留下王安石亲民为政的一串串足迹,而大放光彩!

  900多年前,一位千古风云人物在古舒州——潜山这片土地上默默砥砺,他就是王安石。寻访王安石在任之年留下的佳话、史料和遗迹,令人萌生见贤思齐之心。

  皇祐三年,王安石调任舒州通判。新官到任,同僚为他接风,他感慨系之,作《到郡与同官饮》诗。一边是同官款待他的“荒野歌舞犹醉醒,水果山肴同酬酢”,一边是作者本人“自愧多病少欢颜,独负佳宾此时乐”。王安石置身官场,不入俗流。

  大旱之年百姓无法耕种,求雨而不可得,身为地方官员的王安石爱民忧国,急盼甘霖,作《舒州七月十一日雨》说,“行看野气来方涌,卧听秋声落竟悭”,“火耕又见无遗种,肉食何妨有厚颜”,为百姓生产生活而产生的焦急之情和对不关心百姓疾苦的腐败官吏的愤激之情溢于言表。目睹兼并恶演,平民百姓困苦不堪的现实,王安石感叹“三年佐荒州,市有弃饿婴”,极力主张抑制兼并。

  这一时期,为探究弊政根源,王安石深入民间调查,更看清了豪强兼并是造成国弱民穷的主要原因,也更坚定他变法的决心,确定治国理念。《感事》、《发廪》等诗发出“贱子昔在野,心哀此黔首”,“尔来佐荒郡,懔懔常惭疚”,“愿书七月篇,一寤上聪明”的呼喊,表现了关切民生疾苦,主张改革弊政的进步理想。王安石早年执政生涯就闪耀着民本思想的光辉。

  身在舒州,心忧天下。王安石是一位有理想有抱负的政治家,他对一代诗圣杜甫推崇备至。王安石在舒州住处潜楼,利用政务之余辑录一部杜甫诗集,并写《老杜诗后集序》和纪念杜甫的铭文《杜甫画像》,表达了他对杜甫伟大人格的赞颂和仰慕之情,寄托了他远大的政治抱负和批判精神。“青山老更斥,饿走半九州”。“吟哦当此时,不废朝廷忧。常愿天子圣,大臣各伊周。”博大凝重的爱,映衬了杜甫的伟大,也透出王安石追仰先贤的节操。

  王安石离鄞时,文颜博以“恬然自守,未易多得”,力荐他京都任官,朝廷特征王安石召试馆职,王安石以祖母年高,家贫口众,难住京师,辞谢不赴职。在舒州任职时期,欧阳修等人再次荐任谏官,王安石仍是婉拒。在他看来,“戴盆难与望天兼,自笑虚名亦自嫌,稿壤太牢俱有味,可能蚯蚓独清廉。”

  王安石早年入仕,也并非乐意官场,汲汲富贵,主要是为了养家孝亲。到舒州的第二年春天回江宁扫墓,他感慨“轩冕不足乐,终欲老渔樵”。其后多次写诗咏道:“聊为薄宦容身者,能免高人笑我否。看君别后行藏意,回顾潜楼只自羞。”“相着秃发无归计,一梦东南即自羞。”试想如果不是一个清廉勤政有使命感的官员哪会如此知荣明羞!

  安心基层不屑于作秀,务实从政无意邀功请赏,下决心在地方考察时弊,寻求改革之道,谋求济世良方。这些就是古舒州今潜山人感受到的王安石。

  被誉为山水之国的舒州,以灵气滋养了王安石,王安石也终生不能忘怀山水之国的滋养。

  初来舒州,王安石即与友人到山谷流泉考察。皇祐三年九月十六日的题诗曰:“水泠泠而北出,山靡靡以旁围。欲穷源而不得,竟怅望以空归。”山水风光有声有色呈现于前,语调闲淡,韵味深长。晚年被封荆公后,用前韵又做一首:“水无心而宛转,山有色而环围。穷幽深而不尽,坐石上以忘归。”一前一后,境界判然,探索进取的锐意淡出,归隐后的闲适和对故地的依恋淡入。

  舒州有皖山,也叫皖公山、天柱山。王安石留下游览舒州和皖山的诗篇,《望皖山马上作》、《九井》、《壬辰寒食》等,至今读来隽永。离舒之后,王安石难忘故地,又作《别皖潜二山》、《送裴太傅监仙灵观》等,表达了对潜山山水的依恋:“争垒新居惜旧殊,欲辞潜皖更踟蹰。”晚年曾子翌任舒州府掾,他以诗相赠:“……旧游笔墨苔今老,浪走尘沙鬓已斑;揽辔羡君桥北路,春风枝上鸟关关。”对舒州对友人的真切怀念跃然纸上。

  王安石对舒州山水的热爱和眷恋还有更多,如“陈迹难寻天柱源,疏封投老误明恩”,“皖城西去百重山,陈迹今埋杳霭间”。“莫厌皖山穷绝处,不妨云水助风骚”,“他日卜居何处好,溪山还要与君同”等等。

  舒州滋养了中国11世纪的改革家王安石,给他以灵性,以睿智,以刚勇。古舒州潜山土地也因为留下王安石亲民为政的一串串足迹,而大放光彩!www.148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