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外科前沿资讯 I 新技术诊断婴儿先天性心脏缺

发表时间:2019-07-10

  尽管在美国每年发生的73.5万起心脏病发作中,大多数患者都存活了下来,但是与体内许多其他细胞不同的是,心脏细胞一旦遭受损伤,就不能够再生。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和法国的研究人员发现,这个问题可追溯到我们最早的哺乳动物祖先,这些哺乳动物祖先可能失去了再生心脏组织的能力来换取温血状态(endothermy,也译作温血性),这是一场浮士德式的进化交易,它开启了哺乳动物时代,但却让现代人在心脏病发作后容易受到无法弥补的组织损伤。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Scienc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Evidence for hormonal control of heart regenerative capacity during endothermy acquisition”。

  论文通信作者、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心血管研究所研究员Guo Huang博士说道,“许多低等脊椎动物能够再生身体部位和器官,包括心脏,但是大多数哺乳动物都不能做到这一点。这种特征在从冷血到温血的过渡过程中消失了。”

  乍一看,哺乳动物调节体温的能力与其不能够修复心脏损伤之间不存在明显的关联性。但是这项新研究表明这些看似完全不同的生物学特征与甲状腺激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Huang在文章中写道,“我们的结果证实了甲状腺激素在调节心脏细胞增殖方面的进化保守功能,并表明再生潜力的丧失是一种让哺乳动物变得温血的权衡。对于早期哺乳动物来说,温血比保持再生潜力更有利。但是如今,随着医疗改善让我们能够活得更久,这种心脏再生的丧失变得更加成问题并且是心脏病的根本原因。”

  如果婴儿是在出生后被确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那么他们接受诊断的时间可能会导致其失去重要的救命时间。近期《柳叶刀》上发表一篇文章,通过核磁共振(MRI)和计算机能够构建胎儿微小心脏的3D成像图。

  胎儿的心脏很微小、跳动很快,而且胎儿在子宫内是可以活动的,所以心脏图像看起来很模糊。

  但是,采用先进的计算机软件,将这些图像拼接在一起,配合胎儿心脏跳动的节奏,最终构建出前所未有的3D版心脏图像。

  这一技术的升级可以让医生清楚地了解胎儿心脏的异常情况。文章作者555858白小姐一肖中特马儿科心脏病专家顾问Reza Razavi教授希望,该技术能够在子宫内就提前预知缺陷问题,从而改善对出生缺陷的诊疗水平。

  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TAVR)是严重主动脉瓣狭窄患者手术的替代方法,这些患者手术死亡风险增加;对低风险患者的TAVR疗效知之甚少。

  近日,顶级医学期刊NEJM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随机非劣效性试验,在患有严重主动脉瓣狭窄且手术风险较低的患者中将具有自膨胀超环状生物假体的TAVR与手术主动脉瓣置换进行比较。当850名患者进行为期12个月的随访时,研究人员使用贝叶斯方法分析了该研究的主要终点数据,即24个月时死亡或致残性卒中的复合事件。

  在接受随机化的1468名患者中,1403例患者进行了TAVR或外科手术。患者的平均年龄为74岁。TAVR组的24个月主要终点估计发生率为5.3%,手术组为6.7%(差异为-1.4%; 95%贝叶斯可信区间为-4.9至2.1;非劣效性后验概率0.999)。在30天时,与手术相比,接受过TAVR治疗的患者卒中致残率(0.5% vs. 1.7%)、出血并发症(2.4% vs. 7.5%)、急性肾损伤(0.9% vs. 2.8%)和心房颤动(7.7% vs. 35.4%)、中度或重度主动脉瓣关闭不全(3.5% vs. 0.5%)和起搏器植入(17.4% vs. 6.1%)的发生率较高。在12个月时,TAVR组患者的主动脉瓣压力梯度低于手术组(8.6mmHg vs. 11.2mmHg),并且具有较大的有效瓣膜面积(2.3cm2 vs. 2.0cm2)。

  由此可见,对于手术风险较低的严重主动脉瓣狭窄患者,伴有自膨胀超环状生物假体的TAVR在24个月时死亡或致残性卒中的复合终点方面并不劣于手术治疗。